<th id="ndjcx"></th>
    <span id="ndjcx"></span>
  • 寄生蟲如何影響我們的一生?

    admin 81 0

    寄生蟲正在操縱我們的大腦,全球三分之一的人類已經被感染。馬斯克說:“弓形蟲才是人類命運的真正仲裁者”。寄生蟲如何影響我們的一生?

    一只穿過雨林,找到一個潮濕又溫暖的環境,用下顎緊緊地咬住植物的莖葉,然后一動不動地等待死亡死亡的降臨。你可能覺得奇怪,螞蟻是怎么去自尋死路的,沒錯因為操縱它身體的不是螞蟻的大腦,而是一種寄生蟲,僵尸真菌,在這幾個月的時間里,螞蟻的尸體將成為它們孵化出來的溫床。

    然而人類沒必要慶幸,因為另一種寄生蟲早就通過同樣的方式入侵了我們的身體,只不過它們的方式比僵尸真菌更隱蔽。
    研究它的博士在采訪中這樣說到:“我們曾以為思想是屬于我們自己的,但是……?!闭f到這里,他笑了一下。

    因為它的名字,或許我們早已經聽過,即弓形蟲。
    弓形蟲最早在老鼠身上發現,2000年8月,牛津大學的喬安尼 韋伯斯特等學者發現,老鼠對貓尿的氣味本該是極其厭惡的,被感染了弓形蟲的老鼠卻對貓尿極其迷戀。這導致被感染的老鼠對貓失去了恐懼,反而會不斷在貓的周圍試探,最后一步步將自己送入天敵的口中。

    寄生蟲如何影響我們的一生? 生活
    這種違反了自然規律的現象是怎么發生的?
    2007年,韋伯斯特發表了一篇論文《弓形蟲 對動物行為的影響:玩貓捉老鼠》,論文中指出:“弓形蟲可以影響宿主的部分行為表達,阻斷老鼠杏仁核中控制正常焦慮的受體表達,并提高老鼠身上多巴胺、去腎上腺激素的水平?!?br/>
    斯坦福大學羅伯特的實驗室也發現,弓形蟲切斷了老鼠大腦中的恐懼回路,同時激活了雄性老鼠的一些性喚起的感覺,讓貓的氣味對老鼠而言變得很性感。
    這些實驗結論,解釋了為什么受感染的老鼠,不再害怕貓的味道。

    1970年,科學家證明了貓科動物是弓形蟲的最終宿主,它們只能在貓科動物的腸道中進行有性繁殖。
    關于為什么弓形蟲要千方百計控制老鼠接近貓的原因也由此真相大白,弓形蟲在老鼠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降低老鼠對貓的恐懼,提高它們對貓的興趣,驅使著它們一步步接近死亡,最終完成自己的終極目標,進入貓體內繁衍生息。

    90年代初,捷克生物學家雅羅斯拉夫 弗萊格懷疑自己的性格被一種單細胞生物所操縱,導致他的行為舉止怪異并且有自毀傾向,早年,科學界幾乎沒有人同意的觀點,
    但是他一直堅持不懈研究,2007年,他得出了結論,感染弓形蟲后,男性會變得無視規則、多疑和容易嫉妒。女性則會變得更熱情、外向和盡責。

    采訪中,這位生物學家顯得很沮喪,他說:“被寄生蟲感染這件事,讓我感覺很不開心,我在應該害怕的情況下,不是很害怕,這很奇怪,例如,當我身邊發生槍擊事件,我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害怕,我的驚嚇反射也有點不正常,當有車在我后面按喇叭的時候,我不會躲避,而是呆在原地,慢慢回頭看?!?br/>
    如今的它幾乎可以在所有哺乳動物身上寄生,2017年,MCBL上的一篇論文指出,全球將近三分之一的人被弓形蟲感染,2021年,馬斯克在推特上回應稱,“弓形蟲才是人類命運的真正仲裁者?!?br/>
    但一切還沒有結束。
    2021年12月13日,生物學理論學報上發表一篇論文,名字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操縱機制》,文章中指出,新冠病毒會欺騙人體的免疫系統,進入細胞中,產生鎮痛的效果,減輕社交恐懼,讓感染者更愿意出門和其它人互動,并激活相關人體組織,誘導人咳嗽,以此來把病毒擴散到空氣中,感染更多的人。但目前,一切都還只是猜測,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撐,新冠病毒能操控人類來傳播自己。

    《寄生蟲星球》一書中,作者相信,人類也不過是地球上的寄生蟲。他寫道,寄生蟲并沒有什么可恥的,只是我們在寄生方面還很笨拙,真正的寄生蟲能根據自己的需要精確地塑造宿主,很明顯我們做的還遠遠不夠,還需要向那些真正的寄生大師學習。

    發表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還木有評論哦,快來搶沙發吧~